央行公布三季度问卷调查结果 三大信心指数均下滑

经济下行压力,正在全面显现。

9月14日,央行分别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企业家、银行家和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春江水暖鸭先知,企业家、银行家和个人都在从切身的不同体会感受着经济下行的压力。

本季度公布的不少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1、企业家宏观经济热度指数、信心指数环比下滑,国内订单和出口订单环比下滑;

2、银行家宏观经济热度指数、信心指数环比下滑,贷款总体需求指数下降,反映出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低迷;

3、城镇储户收入信心指数延续自2017年四季度以来的下滑趋势,就业感受指数和就业预期也持续下滑。

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低迷

在经历了二季度短暂的分歧后,三季度企业家和银行家宏观经济热度指数回归一致,两项指数均较上季度出现下降,分别下降2.9和6.7个百分点,企业家和银行家信心指数也较上季度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银行家宏观经济信心指数降幅高达11.7个百分点。

图片0图片1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查阅2017年一季度以来上述两类指数的变化,发现银行家宏观经济热度指数和信心指数在2018年二季度出现拐点,在此之前,两类指数均逐季上升,2018年二季度开始出现环比下滑。企业家宏观经济热度指数和信心指数的拐点则稍滞后,今年三季度开始出现环比下滑。

从历史数据看,银行家与企业家宏观经济热度指数的变动方向通常一致,很少出现分歧。但二季度却出现了银行家宏观经济热度指数下降,但企业家宏观经济热度指数继续上升的背离情况。

之所以二季度会出现背离,兴业研究认为,银行家倾向于通过贷款需求观测宏观经济运行,二季度贷款需求指数同比下滑,且非制造业融资需求回落是贷款需求不强的主要原因。

三季度银行贷款需求指数继续下滑,较上季度减少1.5个百分点。分行业看,贷款需求指数下滑主要受制造业融资需求回落影响;分企业规模看,贷款需求下滑主要集中在大中型企业,一个新变化是,小微型企业三季度的贷款需求指数环比止跌反弹,这或许于7月以来监管要求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金融支持力度的政策导向有关。

贷款总体需求指数的下降,也与近三个月新增贷款数据表现一致,均反映出当前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不足。8月新增贷款1.28万亿元,不及市场预期,其中,票据融资连续三个月持续大增,业内普遍认为银行有靠票据融资冲贷款规模的嫌疑,加之企业部门短期贷款负增长、新增中长期贷款规模不高等,均反映出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低迷。

一不愿具名的资深银行业高管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当前国内经济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胶着期,银行也在烦恼,现在不是银行惜贷,而是想放贷但实体经济没有足够的融资需求。

“在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中,传统行业的企业家知道旧动能不能再扩大投资生产,导致对投资扩张的需求变少;新动能尽管发展速度快,在目前的体量仍难以成为支撑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反映到银行放贷上,只能靠票据融资冲规模,但这并不代表银行惜贷,而是想放贷却找不到需求。”上述银行业高管称。

贸易战影响显现,出口订单指数下滑

从企业角度看,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正逐步显现。央行三季度企业家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出口订单指数较上季下降2.3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下降1.1个百分点。国内订单指数为 49.6%,比上季下降 3.2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下降 0.6 个百分点。

图片2

实际上,出口增速承压在二季度就已有苗头。央行二季度调查结果显示,出口订单指数的同比涨幅从第一季度的3.3回落至0.4。

也就是说,二季度出口订单指数还只是涨幅收窄,到了三季度直接就恶化成环比下降。此外,8月中国新出口订单PMI分项指数为49.4%,已经连续三个月低于枯荣线。

光大证券(601788,诊股)研究所宏观研究团队认为,随着特朗普新增关税政策的执行,净贸易抢跑行为可能在今年11月份出现减弱。而对实体经济需求端的负面影响,可能现在已经开始显现。

受此影响,企业经营景气指数同样较上季下降,其中,仅有不足三成的企业家认为本季企业经营状况“较好”,超七成企业家认为企业经营状况“一般”和“较差”。

超八成居民这样评价就业形势

个人也从自身的收入和就业变化感受着经济大环境的风吹草动。

针对城镇储户的调查中,收入感受、就业感受等指数也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其中,收入信心指数较上季度回落0.8个百分点,延续了自2017年四季度以来的环比下滑趋势。

图片3

超八成居民认为就业形势“一般”和“严峻、就业难或看不准”,就业感受指数和就业预期指数均延续此前几个季度的环比下滑趋势。

图片4

在7月底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稳”字成为关键词,“稳就业”被列为下半年要重点做好的“六稳”工作之首。会议还明确提出,把稳定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

对此,天风证券(601162,诊股)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表示,中央再提突出“稳就业”的位置,其主要背景是7月失业率大幅飙升,特别是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再度突破中央所关注的阀值——5%。近期,虽然总体经济增速下行幅度不大,但以调查失业率数据来看,就业却对应大幅走低,表明经济对就业的吸收并不稳定,在此背景下,“稳增长”的压力更为突出。无论从中长期还是短期来看,“稳就业”压力一直存在,这种压力不仅体现在总量上,也体现在结构上。在短期“稳就业”压力下,“稳增长”容忍空间较小,宽松政策并无转向基础。

此外,另一个有意思的变化在于城镇储户对下季房价对预期。三季度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对下季房价预期“上涨”的受访居民占比在下降,较二季度减少2.8个百分点;预期下季房价会“下降”的受访居民占比在提升,较二季度增加1.1个百分点。

赞 (0) 评论 分享 ()

相关阅读

本文关键词集合: 指数 下滑 需求 银行家 企业家 就业 百分点 二季度 金融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