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亿万负翁”到“富翁”, 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被指私分2.63亿元国有资产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四川报道(吴纯友 记者 徐民)9月12日至14日,备受关注的剑南春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乔天明涉嫌行贿、私分国有资产罪在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剑南春集团部分中层干部、在职员工、离退员工及乔天明部分亲属参与了旁听。公诉人指出,乔天明在剑南春在改制前采用造假等手段,将5笔共2.63亿元国有资产藏匿,待剑南春改制后私分。

图片0

乔天明庭审现场

李春城、李成云参加其子婚礼

私分国有资产2.6亿多元

中国商报记者在庭审现场获悉,公诉方指控乔天明利用剑南春集团改制时,行贿四川省原副省长、原德阳市委书记李成云5万港币,承诺为其代持2000万股份,其中5万港币未收。检方指出,在2006年后,乔天明分11次长达6年多的时间向李成云行贿38万元涉嫌犯罪。

对行贿指控,乔天明在供述中做了交代,因为剑南春在改制时,李成云给了很多方便,完全是出于感激之情。在庭审中,乔天明完全否定了之前的供述,称是正常的人情往来。

乔天明举例,送这38万元礼金,一次是李成云的母亲去世,另一次是李成云晕倒住院,都是正常人情往来。同时,2012年他儿子大婚时,李成云已调离德阳,但他与李成云早就建立了朋友感情,李成云送礼6666元,一个公职人员送这么大的礼,就是朋友间的友谊。据了解,乔天明儿子结婚,时任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亲自参加了婚礼,并在婚礼上发表了讲话,第二日,李春城被中纪委带走,随后,被誉为与领导关系密切的乔天明备受媒体关注,一度被传言被中纪委调查。

公诉方指出,乔天明不仅向李成云行贿38万元,乔天明还在供述时说他为李成云代持了剑南春集团2000万元股份,在法院的庭审中,2000万元代持股份未纳入行贿范畴。

除此之外,公诉人指出,乔天明在剑南春在改制前采用造假等手段,将5笔共2.63亿元国有资产藏匿,待剑南春改制后私分。

第一笔为1994年到1999年的9400余万元“集资贸易款”,本该列为单位收入,但乔天明指使下属通过做假账变为应该退还各个经销商的支出。而事实上,这笔款项早就用酒品抵扣,正因为乔天明等人造假合同等,导致改制后,绵竹市有关部门审计时无法确认真伪,于是建立了共管账户,在2008年解除共管时,大部分资金被私分。

第二笔为1亿余元的广告费,这笔巨额费用本该在2003年8月31日企业改制后支付,但在改制前,乔天明就指使其下属将巨额广告费用打入各广告公司账户,然而,这些广告费都是为改制后的剑南春企业作为宣传费用而提前支出的。

第三笔系乔天明指使下属采取虚构广告费用5000余万元的支出,甚至有的广告公司还为剑南春公司出具了发票,但实际上这5000多万元费用根本没有支出,而是乔天明让其下属将5000万元挂在另一公司账上,以达到私分国有资产目的。

第四笔是1850多万元挂在剑南春职工技协技术服务公司账上,在剑南春改制时隐瞒了该笔款项,改制后被私分。

第五笔是在改制前列出的锅炉改造费720余万元,但实际上没有改造锅炉房。公诉方指控上述5笔共2.63亿元费用被乔天明私分,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

对公诉机关的上述指控,乔天明全盘否认自己以前的供词,称自己不知情,没有指使下属造假。

图片1

“亿万负翁”到亿万富翁

职工十年艰难维权路

从2004年到2014年的10年间,64岁的剑南春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乔天明从“亿万负翁”变身为身价超36亿元的富豪。同时,参与改制的管理团队成员也获利丰厚。2017年,乔天明以28亿的财富登上“胡润富豪榜”,位列四川富豪榜第28位。

而此前,中国商报记者多次接到剑南春集团职工反映乔天明在改制时涉及的私分国有资产以及殴打职工等问题,绵竹市政府、剑南春集团一直将记者拒之门外,如今,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69岁的乔天明是四川省绵竹人,于1982年进入国营剑南春工作,历任酒厂办副主任、副厂长、集团董事长等职。

依据中共四川省委、省政府“川委发【2002】2号”《关于加快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建立现代制度的意见》相关要求,剑南春进行了“国有资本有序退出、实施战略性改组”的改制方案。剑南春曾于2003年制定MBO管理层收购剑南春,MBO管理层作为经营团队融资控股、职工持股并引入战略投资伙伴的国有产权改革方案,2004年四川省财政厅正式批复剑南春的改制方案。改制后,乔天明等20余名高管组成的同盛公司成为了剑南春的大股东。

“就是这个新成立的MBO管理层,由同盛公司20余人管理着我们1000号剑南春职工,剥夺我们的利益。”剑南春职工顾某颇为不满,“没有人管我们过得好不好,找谁说理谁也不会理我们。”

剑南春职工张先生告诉记者,2012年8月10日,乔天明推出一份职工股权信托计划,正因为这份计划将职工手中的《出资证明》换成《信托证明》,职工认为剥夺了自己的公司股东身份,随即引发了剑南春大规模停工事件。“乔天明被调查后,最后一次在公司露面是2017年12月29日,而就在这天,乔天明带回来的人将职工打伤,导致职工非常不满。”柳琴如是说。

中国商报记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采访,看到不少职工被乔天明带回的人打得满面血污,记者欲采访剑南春集团和绵竹市委市政府时,被阻止在剑南春公司门外,而该公司宣传联系人所谓的回复一直未果。

柳琴告诉记者,自从乔天明等私人股东通过改制接管剑南春集团后,从2004年到2014年,这10年来尽管物价上涨,但职工根本没涨多少工资,职工从主人突然间变为打工仔,根本没办法主张自己的权益。

图片2

职工曾传宝告诉记者,在乔天明私人接管剑南春集团的时候,他作为一个有着13年军龄的退伍军人,2003年初进入剑南春集团工作,月工资不足2000元,甚至连他的军龄也不认,他四处投诉,军龄依然没有计入到他的工龄,快50岁的老职工,却拿着小青年的工资。2015年,纪检部门双规乔天明后,绵竹市政府参与管理,职工福利和企业上缴税金才大幅上涨,到2017年,曾传宝的月工资近4000元,还有年终奖1万多元,年收入达8万元左右。剑南春集团企业每年缴纳税金达二十亿元左右……

柳琴有些激动:“为了维权,我们奔波了十年,也等待了十年,如今终于盼到了出头之日。”

9月14日下午,法院庭审已经进入尾声,公诉人认为,乔天明全然否定之前的供述,法院应当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而辩方律师提出了乔天明年时已高,身体状况堪忧,且为剑南春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等理由回应。

剑南春董事长兼总经理乔天明自改制后一直是四川白酒界乃至全中国最知名的成功人士之一,该公司资料显示,在乔天明时代,剑南春成长为全国500家最佳经济效益企业和四川省100家利税大户之一,在庭审中,辩方律师称,剑南春改制后的十余年时间,公司上缴利税达160余亿元。

剑南春员工称,改制后的剑南春集团公司运营不透明,作为职工股东未能获得法律赋予的股东知情权和相应的收益。2014年后公司对“信托计划”中“职工股权”的实质管理方进行调整,设立的新的持股委员会是不能代表100%职工股东的。同时,目前的维权职工股东是自始至终不被承认的。剑南春依托专业团队设计的合法“回购”计划,将无知的职工股东的股权予以“强制回购”,导致职工股东将公司股权予以贱卖。

乔天明是否有罪?剑南春公司将走向何方?中国商报将继续关注。

赞 (0) 评论 分享 ()

相关阅读

本文关键词集合: 剑南春 改制 职工 私分 万元 集团 绵竹 亿元 中国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