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路, 命悬破产一线! 2018家族企业倒闭潮来袭

图片0

马云虽说不上是一个真正的智者,可一定是个聪明人!马云说过,2018失业潮已经来临,可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危机后面的路会很难走!

一语成谶?一大波失业潮、倒闭潮袭来,不少家族企业跑路、命悬破产一线!年中刚过,不妨盘点一下2018家族企业倒闭潮来袭的众生相。

图片1

“大豆王”、山东首富的陨落:归零只需700天

图片2

山东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

“睡不着觉,真的睡不着!”银行,不能再从实业“抽血”了。山东晨曦集团邵仲毅在最后一次采访时说。而在700天之前,邵仲毅也曾意气风发,荣登2016胡润富豪榜上的山东首富!仅过了2年,跌落神坛的邵仲毅,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其实,在此之前,晨曦破产早有迹象显露:首富发工资还要分3批?

今年6月,有员工在当地的政府官网上反映:“2015年7月至2015年12月,山东晨曦集团拖欠我们每个月工资的百分之40,到现在未发,2017年11月左右去劳动局协调说元旦发,结果元旦过完又说春节发,春节过完又说过完正月发,一直到2018年4月未见发放工资,现在孩子正好上学,需要钱,希望有关领导能不能给协调一下,把我们应得工资发给我们。”当地人社局回复,“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4月18日上午就在线咨询人反映的问题召开了专题会,公司决定分3次补齐所拖欠的工资。”

图片3

晨曦集团经营情况通报会

拖欠工资且不说,再举个例子。2015年12月30日,莒县召开了“晨曦集团经营情况通报会”,与会除了当地各家金融机构外,还有日照市政府副秘书长、市金融办主任、莒县县长等领导。当然,邵仲毅也出席发言,并说明相关情况。

据当地电视台报道,县长致辞中说,“晨曦集团作为莒县“十大工业企业”之首,是省、市重点扶持发展的企业集团之一。自去年(注:2014年)8月份以来,受贸易融资风险影响,企业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当时,“风险发生后,省、市领导高度重视,在市金融办、经信委、人民银行、银监局及省、市各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下,县委、县政府迅速介入、果断行动,通过采取财政资金“过桥”、发放银团贷款、加快企业瘦身、优化治理结构等一系列措施,融资风险化解取得阶段性成效。同时,随着海右石化成功争取到国家320万吨进口原油使用资质、晨曦大豆贸易趋稳向好、子公司上市挂牌步伐加快推进等利好因素影响,晨曦集团各大板块业务生产经营已全面恢复。”

据同一则报道,为从源头上解决好融资风险问题,晨曦集团启动了30亿元公司债发行工作,而邵仲毅在汇报情况时还透露,集团授信总额达到213.6亿元,较2014年底回升7.6亿元。从上述通报情况看,当时邵仲毅陷入资金流动性紧张困局的主因,是贸易融资风险。而同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邵仲毅受访时炮轰银行只顾赚钱 从实体经济抽血,并称自己“睡不着觉,真的睡不着”。

图片4

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右)

进入2018年,随着市场资金面的收紧,企业违约潮风波不断,而从近三年多以来,邵仲毅接受媒体访问时,也多次谈及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偏低、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不足等问题;那问题来了,邵仲毅的晨曦集团破产,是实体企业面临的通病,还是个案呢?

邵仲毅号称“双油航母掌舵人”,导致资金链崩断,是出在大豆上,还是在地炼上呢?

东方艾格分析师马文峰,在媒体受访时表示:山东晨曦一直以来都是以人民币汇率投机为主,做贸易则为辅。也有分析人士称,近两年来因人民币优势不显著,之前滥用大豆进行贸易融资的,已很少了。可晨曦却为何继续再这样的操作呢,一个可能性就是融资需求。

近年来,大宗农产品进口,已不是单纯的贸易,事实上多数带上“金融+”属性,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贸易融资套利等行为。不光是大豆,棉花、棕榈油等,都已成为融资载体上的金融杠杆工具之一。也有业内人士称为“融资豆”、“融资油”,几年前的铜、钢铁等,也被作为外贸融资套利的热门品种。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若不收手,当火焰与海水相遇,注定是灰烬。

图片5

强制退市、实控人被刑拘,“泡女明星必死”?

图片6

周旭辉的老婆、《亮剑》第一女主角田雨扮演者童蕾

创业板“28星宿”*金亚陨落,退市几成定局,一些股民心口在流血,一些却仍在刀口添血!

又是一语成谶?“泡女明星必死”?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李白的诗,说的是喝酒心情愉悦,可有人却自认为,人生想要快乐,就要及时行乐,金亚科技老板周旭辉也许属于这种人。

为了讨得女明星童蕾的欢心,拍戏期间,周旭辉用宾利、玛莎拉蒂级豪车接送;据说,每换一处拍摄地点,豪车款式也会重新换一次,功夫不负有心人,终抱美人归。

图片7

周旭辉(中)出席金亚科技路演推介

金亚科技原董事长、实控人周旭辉,生于1968年,今年50岁,很多媒体称其祖籍(或者初始地)是温州,粗略了一点,他出生于温州乐清。

周旭辉,毕业于浙江大学,学的是机械设计专业;毕业后,于1988年分配至成都电视联合集团公司,后来在其下属工厂担任分管技术工作的副厂长;1993年,他又出任成都金丰无线电厂厂长,一直干到1999年创业为止。

亲戚合伙同撑一片天,抱团创业是温商经济模式的一大特色,也是初期温州经济的一大致胜之道。抱团是有前提条件的,那就是必须信任,家族成员、亲戚、老乡,是可选择的、可信任的最佳社会资本。另外,温州人可抱团的强关系网络,也包括宗族、结盟(特别是业缘的结盟)、宗教等渠道。

金亚科技是2009年首批创业板上市企业,其股票代码是“300028”,有创业板“28星宿”之一的说法。金亚科技创办于1999年11月18日,当年与周旭辉、其弟弟周旭忠一起早期创业的原始股东里,有2位是与周氏兄弟同为温州乐清籍老乡,如郑林强、王仕荣。相关资料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王仕荣,系周旭辉的姐夫,之前曾出任金亚董事、营销中心销售经理。也正因为双方是密切家庭关系的成员,也视为一致行动人。

周旭辉所谓的“兄弟创业”,似乎说法过于勉强;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弟弟仅是代持股权,而幕后的操作人不言自明吧!2007年,周旭辉,把顾问的帽子远远地抛掉,正式走上前台,正式出任金亚科技董事长;与之同时,他的弟弟周旭忠,竟然把75%股权全部交出,独自回温州老家。

图片8

金亚科技实际控制人周旭辉

泡女明星必死”这一句网上的笑话,也许是魔咒,周旭辉也是深套其中的一位,无法自拔,话虽如此,也是他自己“作”的。迎娶童蕾的这一年,金亚科技开始走下坡路,2013年巨亏一亿多,一旦来年无法扭亏,那可就被ST,自此,他的歪心思就是作假。

不久前,因财务造假被证监会行政处罚等一系列违规违法,金亚科技股价一路下坠;而在此之前,屡次财务造假行为被“踢爆”的金亚,股价是连续跌停,成为创业板历史上首只“仙股”。

二年前的2016年6月,也是遭深交所公开谴责,也是在网上召开致歉会,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旭辉、时任的董事长董昱坤、总经理殷建勇等高管出席,可缺乏致歉诚意,多是“公关式”答问。人家要讨个说法,要赔偿,他们却大谈“转型”。

7月26日晚,*金亚公告称,四川警方已刑拘周旭辉,事由是“涉嫌欺诈发行股票罪”。同一天晚间,证监会披露了金亚科技的欺诈发行案件详情,并表示,决定将金亚科技及相关人员涉嫌欺诈发行等犯罪问题移送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据报道,证监会调查发现,金亚科技为了达到发行上市条件,通过虚构客户、虚构业务、伪造合同、虚构回款等方式虚增收入和利润,骗取首次公开发行(IPO)核准。调查还发现,金亚科技和相关人员还存在伪造金融票证、挪用资金以及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犯罪嫌疑。

图片9

“阜兴系”朱一栋“跑路”:180亿爆雷!资管超350亿

图片10

意隆财富办公楼26层的内部

意隆财富26层办公地,人去楼空,文件、纸巾、证书、矿泉水瓶、茶盘、茶杯、插线板、订书机、剪刀、纸箱等各种杂物,随处可见,散乱堆放,像个“垃圾场”!

阜兴集团,这一家多元化发展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如今人去楼空、高管失联。180亿爆雷!资产管理超过350亿元,“老板已经跑了,公司已经被查封,东西都被公安搬走了。”

“阜兴系”控制着意隆财富、西尚投资、郁泰投资和易财行等4家私募公司,运作着多达上百只私募基金,光是意隆财富一家就有21只,而这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实际控制人,均是上海“阜兴集团”的80后“富二代”老板——朱一栋,可如今,朱一栋人在哪儿呢?

图片11

“阜兴系”创始人朱冠成

2016年,上市公司“华闻传媒”一纸公告,让整个A股市场蒙圈一片!一个27岁的苏北农村妇女,咋能斥资5.26亿巨款,那她怎么能成为上市公司“华闻传媒” 实控人之一呢?她又是谁呢?

一切还得从“阜兴系”创始人朱冠成的家族背景说起。朱冠成,生于1954年2月,祖籍江苏盐城阜宁县陈良镇李良村。那位27岁出任“华闻传媒”董事的农村妇女朱金玲,就是朱冠成的侄女,也就是朱一栋的堂妹,他是朱冠成弟弟的女儿。朱家发迹后,生于1989年的朱金玲,也跟着去了上海定居。

朱冠成的父亲一辈,都是李良村当地农民,李良村属于苏北古庄陈良镇,明代“洪武赶散”年间,本是陈、梁二姓共聚之地,后来梁姓逐步离开,古称“陈梁”庄,也改为“陈良”庄,之所以后缀“良”字,是寓意这里的庄民贤良。

图片12

媒体拍到的朱冠成老家旧居

阜宁稀土,是阜宁县当地的纳税大户,位于陈良镇盐港村八组,也是阜兴集团起家的老根据地。

阜宁稀土的前身,是陈良镇办乡镇企业——阜宁县化工厂。朱冠成是大专文化,按李良村里的老人讲就是会读书的人。朱冠成毕业后,被分配到陈良镇一家砖窑厂,几年后当上了厂长。后来,他又被调任陈良镇化工厂厂长,其实这是一家乡镇小厂,后改为阜宁县化工厂,主要生产铁镍钴化合物。

由于地处偏僻,加上产品销路不畅,到1990年末,化工厂已是频临倒闭,也正是那个关键时期,朱冠成“临危受命”,调任该厂厂长。此后,阜宁县化工厂改制,由朱冠成全面接手。朱冠成大刀阔斧,进行招商引资,整合资源,于1997年6月组建了“阜宁稀土”,定位于深加工,重点发展中重稀土全分离技术,生产高纯、超高纯的稀土产品,产品一上市便供不应求。“阜宁稀土”股份比例为朱冠成65%、邱素珍35%,事实上就是一家完全家族化的企业。

图片13

朱冠成书法:“志存高远”

数年之间,在稀土行业打下一片江山,朱冠成成了行业的传奇人物。在阜兴集团宣传册上,有朱冠成书写的一副字:“志存高远”。“直挂云帆济沧海”,与“志存高远”意境相似,反映到朱冠成家族二代身上,也是一种鼓舞和激励。“老子英雄儿好汉”,在开疆拓土上,儿子朱一栋丝毫不比父亲逊色,尤其是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只不过,朱冠成忘了再给儿子书写另一副字,那就是“脚踏实地”。

阜宁当地的“阜商杂志”,去年5月曾赴上海,对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有一次专访。文中,赞朱一栋是新时代企业家,并说他心中的座右铭是:“仰望星空,梦在心中;脚踏实地,逐梦千里”。如今,面对失联跑路的朱一栋,那些投资“阜兴系” 理财产品的投资人、客户,恐怕是“仰望星空,人在哪里?”

朱一栋,生于1982年,中学是在老家念的,先后就读于陈良丹沟中学、阜宁中学,前一个学校在陈良镇,后一个中学是县里的重点中学。2016年,《新京报》记者到朱一栋老家探访时,发现李良村朱家老宅,还有朱一栋奶奶一人留守;另外,当年他父亲当厂长的阜宁县化工厂,虽不是李良村,也是同一镇上另一个村,大致可以推算,朱一栋打小是在老家长大,然后再到县城上高中。

图片14

“阜兴系”少帅朱一栋

后来,朱一栋到加拿大留学五年,在加拿大约克大学念国际金融贸易专业。2005年回国后,他走进上海,创办实业公司。“留学即接班”,朱一栋也大致如此,子承父业的他,归国后起初主要帮助父亲把稀土向国内、国外推开,阜兴集团能够与日本住友、三菱、豪雅、索尼、奥地利特里巴赫、法国罗地亚、德国肖特、韩国SK和美国钼公司等,建立起长期贸易合作关系,也一定程度要归功于“少帅”朱一栋的辛劳运作。从这个角度来说,作为“接二代”,朱一栋在代际传承中也有表现不错的地方。

阜兴集团在上海注册成立的时间是2011年5月4日,股东是二个人,一个是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另一个是集团总裁赵卓权,也就是合伙型企业(股权结构为朱一栋70%、赵卓权30%)。作为阜兴集团创始合伙人的赵卓权,与朱一栋同龄,也是出生于1982年,不过,赵卓权是浙江绍兴越城人,大学毕业于同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那么,问题又出现了,两个80后“富二代”为什么会抱团合伙,一起支起阜兴资本金融帝国呢?

大约是2009年,也就是08年金融危机后,朱一栋与赵卓权二人联手,“把两 家人的资源、资金全部用于抄底”,等2010-2011年的稀土行情大反弹,手握大量抄底稀土资源的两个年轻人,成功了,据说“每一个单一产品的回报都达到了20-30倍”。

当然了,除家族主业稀土之外,从2009年~2011年这三年,朱一栋也开启多元化战略,手段多是投资或者股权并购等。比如2010年成立了上海“光影社文化传播”,2011年又设立集团子公司“易洞贸易”,此后也开始快速进入商业地产领域。

图片15

阜兴集团总裁赵卓权

更引人注目的是,2011年,朱氏家族企业展开了一系列资源整合与规模快速扩张的策略,“阜宁稀土”与央企中国铝业达成战略重组,成立中铝稀土(江苏),一举把“中铝阜宁”(阜宁稀土实业)、“中铝常州”(常州卓群纳米材料)、“中铝宜兴”(宜兴长江稀土)、“中铝常熟”(常熟盛昌科技)重组整合在一起,到2014年阜宁稀土新特材料(“阜宁新特”)成立时,朱冠成、朱一栋父子家族已涉足稀土全产业链。

自2011年开始,阜兴集团加速在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领域布局,下属分(子)公司近 100 家;其中,资产管理是重要版图,2017年该集团的资产管理总额超过 350 亿元。而在今年5月,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更名为“上海阜兴金融控股”,改名也是其战略调整的一个集中反应,即朝着资本系的金控道路加速前行。

自2012年在上海创办“郁泰投资”、“源岑投资”起,朱一栋大举“合纵连横”,以合伙人方式迅速“金控”布局。比如2014年与平安银行达成战略合作,进入金融投资管理领域;当年还全资收购浦江时代广场购物中心、浦江国际开元大酒店。2014年与浦江县成立百亿产业发展基金;2015年,阜兴旗下的“郁泰投资”拿到了私募牌照,当年11月,与瑞达期货达成战略合作。

2017年,阜兴成为上海黄金交易所成员。阜兴集团的金融布局领域很广,比如股权投资阳光保险集团,参与奇虎360私有化,参股东海证券等,2017年3月,又与义乌小商品城合作,创设百亿级产业基金管理公司。

图片16

朱一栋(右3)、赵卓权(左2)出席义乌的浙江分公司揭牌仪式

如此庞大的民资家族企业,资管超过350亿,为什么180亿巨款还没还,朱一栋为何要失联跑路呢?

“你想他的高利息,他想要的是你的本金”,这是近来互金公司跑路消息常用的一句话。翻看朱一栋“阜兴系”金控路径,表面上是所谓“实业+投资(金融)”,而且持有私募牌照,为什么要跑路,道理很简单,收抵不上支,花销大于进项,另外,其所募集的资金是否用于实业,要挂上一个大大的问号。遗憾的是,央视曝光朱一栋以“神秘账户”操纵父亲控制的“大连电瓷”股价,并未引发投资者的警醒。

爆雷、跑路,是最近普通投资者最怵心的字眼,事实上,很多老百姓买各类投资产品,也分不清什么私募、公募、产业、互金,不少买“阜兴系”金融产品时,以为经过银行一手,也就“万事大吉”,可到头来却是什么“托管”,非理财、非代销等云云。

也许,对方有依规警示什么“投资有风险”,可不管怎么说,投资与投机往往是一对“孪生兄弟”,进退也就一步,一波说规劝大家,要回归一个国际常识,正确的投机,要远远大于投机正确!

图片17

朱一栋(左2)出席阜兴集团协办的中国稀土论坛

朱一栋失联了,可作为家族企业二代接棒人,其留下的问题却没有“失联”。从传承角度而言,朱一栋从退居幕后的父亲朱冠成手上接过权杖,也一度“风风光光”,但也是个“败家子”!起码从现在来看,是个只顾“冲冲冲”、蒙眼狂奔的不合格传承者。

人人爱金融,“跑路”途上多是富二代。作为二代接班人,朱一栋领悟父亲朱冠成题写的“志存高远”那四个字,可能想把家族由实业带入金融家族,也是一种转型,也不是什么大错!

可对于朱一栋来说,其更大的问题是,传承,伴随财富而来的是责任,要如何成为家族中“负责任的所有者”!也就是说,做什么事情,制定什么战略,包括运用何种商业模式及盈利方法,是不是都往长远看,而不是鼠目寸光、一时得意。尤其是从事金控,平衡机会与风险的得与失,是“财富悬崖”上跳舞,天堂与地狱仅一步之遥。

一波说 •传承在中国(年中盘点·上)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赞 (0) 评论 分享 ()

相关阅读

本文关键词集合: 阜宁 稀土 集团 晨曦 阜宁县 图片 的是 融资 一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