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鳟归入三文鱼, “指鹿为马”现代版?

《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发布:虹鳟等被归入三文鱼。8月10日,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同三文鱼分会成员单位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上海荷裕冷冻食品有限公司等十三家单位共同起草的《生食三文鱼》标准正式发布:三文鱼是鲑科鱼类统称,包括大西洋鲑、虹鳟、银鲑等。(8月11日财经网)

虹鳟被归入三文鱼,有网友指其本质是指鹿为马、公然欺诈。

图片0

就在几个月前,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市场上三分之一的三文鱼都被青藏高原‘承包’了”,进而引发“淡水虹鳟是否属于三文鱼”的质疑。5月24日,新华社发文《虹鳟鱼不是三文鱼 生吃易染寄生虫得做熟了》,算是权威媒体为“真假三文鱼”之争一锤定音。

其实这应该是常识。中国饭店里卖的所谓“三文鱼”,很多都是国产虹鳟假冒的。为了让这种假冒行为更有欺骗性,有人就炮制了所谓的“淡水三文鱼”、“国产三文鱼”之类的说辞,忽悠不明真相的消费者。

虹鳟就是虹鳟,烤着吃就是了,为何要假冒三文鱼,甚至不惜铤而走险忽悠消费者生着吃?当然是利益作祟。三文鱼名气大、价格高,傍上三文鱼,销量大、有钱赚。至于消费者的知情权和生命健康安全,统统都是浮云。

没想到,在全社会基本达成共识的大背景之下,《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将虹鳟列入三文鱼之列,并且声称“这一标准的出台填补了行业标准空白,对于规范行业操作,保障产品质量,保护消费者知情权,促进三文鱼产业健康发展有着重要意义”,真算得上是“相当勇敢”了。这是故意侮辱消费者的智商吗?

据悉,该标准是由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同三文鱼分会成员单位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上海荷裕冷冻食品有限公司等十三家单位共同起草的。很显然,它们都是利益相关方,它们在起草标准的时候,遵循科学的原则了吗?维护消费者的利益了吗?

几年前,牛奶行业举办的内部研讨会上,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认为我国现有的奶业标准全球最低,主要是因为被个别大企业绑架。企业绑架行业标准,恐怕并非个别现象,由此催生了一种现象——有中国特色的“中国标准”。

曾几何时,立顿茶包检出高毒农药后,联合利华称“产品符合中国标准”。相信很多人对这样的说辞都非常的熟悉,随便到网上搜一下就能查出一大堆:雅培再发媒体声明,称“喜康宝奶粉完全符合中国标准”;肯德基称“4天一换油”符合中国标准;强生称召回不涉及中国,完全符合中国标准……很显然,“中国标准”已经成了很多产品甚至包括世界知名品牌,受到质疑后最常用的“挡箭牌”。那么,所谓的“中国标准”是个神马玩意儿呢?

“中国标准”常常是“全球最低标准”。例如有专家指出:中国乳业标准全球最低。这并非空口说白话,而是有据可查:在2010年以前,我国牛奶的标准是每毫升细菌总数50万个,而蛋白质是每百克2.95克。2010年调整国家牛奶质量标准时,征求地方奶协和专家的意见,结果百分之九十五的意见都没有被采纳。“包括生奶、常温奶、巴氏奶这样的标准是一些企业起草的,把很多东西都塞进去:细菌总数调到2百万,甚至蛋白质调到2.80。”现在看来,“全球最低”的何止臭名昭著的乳业标准,应该还有很多。“中国标准”低下,为一些别有用心的产品内外有别、执行双重标准创造了条件,中国大陆市场成了他们倾销劣质产品的“垃圾场”。

图片1

“中国标准”没有最低,只有更低。据媒体报道,某名牌“问题锅”引发的风暴,也将这个行业所采用的不锈钢材料标准问题推到舆论之中。卫生部2010年对《不锈钢食具容器卫生标准》进行修订,记者查阅后发现,这份名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不锈钢食具容器》(征求意见稿)的东东明显降低了食具容器对不锈钢材料使用的要求。“可以说,这个行业的一些企业绑架了相关国家标准,企图降低生产工艺材质和卫生水平。”一位资深家电行业分析师告诉媒体。通过强化监管来提高产品质量是很辛苦的,甚至还要付出一定的成本;而通过降低标准来使问题产品“合格”,却是举手之劳。如此“先进经验”如能予以推广,则地沟油、三聚氰胺奶、染色馒头成为“合格食品”估计也指日可待。甚至连尚未实施的“中国标准”,也曾被嗅觉灵敏的商家拿来说事儿。郑州某知名食品企业水饺被检出金黄色葡萄球菌事件后,其副总经理声称:“按照新的即将生效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被检出有问题的水饺金黄色葡萄球菌含量是达标的。”他还透露,食品安全标准就要降低了。假如“新国标”不是越调越低,而是越来越严厉,企业还可能以此来为自己的问题食品辩解吗?

“中国标准”自己也常“掐架”。以立顿花茶被检测出的农药灭多威为例,农业部明明表示是违禁农药,而卫生部却还规定了非常宽松的农药残留标准。消费者到底信谁的,可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但对于唯利是图的商家而言,却基本上是谁的标准对自己更有利、更能攫取利润,就按谁的标准办。这是另一种“木桶效应”——中国消费者所享受到的产品的质量,往往是由最低的那个标准决定的。这也是另一种“劣币驱逐良币”——负责任的、对消费者有利的标准往往被逆向淘汰,那些不负责任甚至无耻的标准却大行其道,“从胜利走向胜利”。

世界上有两种标准,一种是标准,一种是“中国标准”。谁造就了那些“有中国特色的标准”?有人说,是“被某些大企业给绑架了”。其实,“中国标准”的乱象,并非只是其业内企业和从业者造成的,根源还在于管理部门的失职失责。为了少数人和小集团的利益,不惜降低产品标准牺牲广大消费者的利益,商家为了逐利无所不用其极,监管部门为何又会为其“放水”呢?这里边有没有利益驱动,甚至有没有“政府公关”或者其他更严重的问题?

一些“中国标准”正逐渐沦为国际笑话,一些“中国标准”已经成了危害中国消费安全的帮凶甚至是罪魁祸首。有些人不是最喜欢“与国际接轨”吗?在关乎国计民生的“标准”问题上,为何却不仅不接轨,还“渐行渐远”呢?提高中国产品质量、保护公众消费安全,应先从整治“中国标准”乱相开始。

虹鳟被归入三文鱼,是不是“指鹿为马”现代版?监管部门出来说句话。

图片2

赞 (0) 评论 分享 ()

相关阅读

本文关键词集合: 标准 中国 三文鱼 虹鳟 消费者 都是 最低 利益 乔志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