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臣触怒雍正被斩首, 首级悬挂于菜市口十年, 乾隆上台才将其埋葬

雍正初年,年羹尧和隆科多是炽手可热的两大心腹重臣,但我通常都不会将他们称为“年党”和“隆”党,当时的形势和康熙中晚期两大权臣索额图与明珠有所不同,康熙中期时,宗室的力量受到削弱,他们在朝廷中的力量十分有限。而雍正初年时,宗室的力量却很强大,在这样的环境下,年羹尧与隆科多还算不上权倾朝野的人物。

图片0

因此,雍正在铲除他们的时候,并没有牵连太多的人,以年羹尧来说,受到惩治的官员也不多。然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现象还是有的。年羹尧倒台时,有一些与他素来交好的官员们也倒了霉,其中汪景祺和钱世名就是个典型代表。

汪景祺,浙江钱塘人(杭州),父亲汪霖曾任户部侍郎,史料中记载汪景祺少年时就很有才,可是在科举路上一直不顺,到康熙五十三年才考中举人,此后一直没有涉足官场。雍正二年,汪景祺到了西安投奔陕西布政使胡期恒。

胡期恒是年羹尧的亲信,在他的推荐下结识了年羹尧,为了得到年羹尧的赏识,汪景祺写信称年为“宇宙第一伟人”,还说唐朝名将郭子仪等人和年羹尧相比,不过是“萤光之于日月,勺水之于沧溟。”年羹尧看过他的书信后,心里自然感到美滋滋的,于是便将汪景祺收在了自己的帐下。

图片1

此后汪景祺一直受年羹尧的信任委以重任,他也极尽拍马之能事,将年羹尧捧上了天。为了显示自己的忠诚,汪景祺还给年羹尧写了一封名为《功臣不可为》的信。在这封心中,他表示出担忧,说自古以来功臣难做,问题在于主子多疑和多虑,奉劝年羹尧要仔细斟酌为臣之道,免得“进不得尽其忠节,退不得保其身家”。

这封信表面上看来是劝年羹尧不要太高调,做事要懂得为臣的本分,可是仔细读来却有另外一层含义,意思是说自古以来都是“狡兔窟,走狗烹”,当今皇上早晚会反攻倒算,置你与死地,希望年羹尧有个心理准备。

图片2

雍正三年,年羹尧被解除抚远大将军的职务,并于九月下令捕拿进京问罪。十二月,经过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以及廷议的会审,定年羹尧大罪92条,雍正看后认为其中30条大罪皆可斩首,因念起在西北有功,也为了避免背上杀戮功臣的恶名,次年雍正帝赐他狱中自裁。

雍正命人查抄年羹尧府邸时发现了汪景祺的信件,雍正看后勃然大怒,下令缉拿汪景祺。年羹尧赐死后的第七天,汪景祺也被斩首,为了发泄心中满腔的怒火,雍正下令将其首级砍下来悬挂在菜市口大街上,没有旨意不得拿下,谁知这一挂便是十年,直到雍正去世后,乾隆才将他的首级取下,命人将其安葬。

图片3

钱世名,江苏武进人,康熙四十二年探花,任翰林院侍讲学士。他跟汪景祺犯了同样的罪,因为他与年羹尧在乡试中同年中举,所以一直交情很好。雍正二年(1724年),年羹尧平定青海叛乱后,钱名世赋诗八首赠之,其中有“分陕旌旗周召伯,从天鼓角汉将军、”钟鼎名勒山河誓,番藏宜刊第二碑“之诗句,颇得年羹尧喜欢。

年羹尧被赐死后,钱名世也被牵连入狱。雍正帝先是将其革职发回原籍,为了恶心这位探花,雍正帝命人写了一块“名教罪人”的牌匾悬挂在他大门之上,没有旨意不准取下。此后,雍正又让文臣写诗声讨钱名世,数百个文臣写好诗后,雍正又下旨将其整理并刊印成册发行全国,让钱名世在史书上留下恶名。

图片4

从汪景祺和钱名世的遭遇来看,他们虽然有罪,既然已经得到了应有的下场,雍正帝大可不必如此羞辱他们。作为人主,这点心胸气量是应该具备的,从这一侧面我们也能发现雍正帝具有“有仇不报非君子”的性格特点。

赞 (0) 评论 分享 ()

相关阅读

本文关键词集合: 雍正 年羹尧 将其 康熙 自己的 功臣 图片 下令 左都御史1